副驾驶坠机当天本该请病假

  •   《图片报》27日报道,之翼航空公司涉嫌坠机的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6年前曾感到严重抑郁并因此就医。多名检察官说,警方在卢比茨住处时找到多张病假条,医生的请假日期包含4U9525航班坠毁当天,检方据此判断,这名副驾驶隐瞒了病情。警方没有发现遗嘱,也没有证明任何或教动机促使卢比茨“坠机”。

      3月26日,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蒙塔鲍尔市,调查人员对失事客机副驾驶卢比茨的家进行。发

      《图片报》27日报道,之翼航空公司涉嫌坠机的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6年前曾感到严重抑郁并因此就医。多名检察官说,警方在卢比茨住处时找到多张病假条,医生的请假日期包含4U9525航班坠毁当天,检方据此判断,这名副驾驶隐瞒了病情。警方没有发现遗嘱,也没有证明任何或教动机促使卢比茨“坠机”。

      之翼4U9525航班“黑匣子”录音显示,飞机坠毁前,卢比茨关闭驾驶舱门,把机长锁在驾驶舱外,独自飞机下降,涉嫌“”坠机。《图片报》27日曝出,航班坠毁前,被锁在驾驶舱外的机长曾试图用斧子砍开舱门,但没能成功。

      之翼的母公司汉莎航空公司首席执行官卡斯滕·施波尔说,28岁的卢比茨2008年开始在汉莎航空的训练中心接受飞行员培训,2009年曾短暂中断训练,之后继续接受培训并于2012年“毕业”。

      有记者问及卢比茨短暂中断培训的原因,施波尔没有回答。《图片报》援引民航部门(LBA)多份文件报道,卢比茨2009年曾因“严重抑郁”寻求病医生帮助,并在之后持续就医。

      报道说,卢比茨停止训练期间感到“抑郁和焦虑”,并接受“常规私疗”。汉莎航空曾向民航部门这一消息。

      施波尔说,卢比茨重新开始接受训练后,表现正常,“没有受到任何,没有反常举动”。2012年完成训练后,卢比茨顺利通过一系列心理评估和测试,2013年9月正式被聘用。

      杜塞尔多夫市警方27日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说,他们目前没有任何关于副驾驶员调查的新消息,网络上所谓发现副驾驶员有心理疾病的说法是“明显的错读”。

      警方26日卢比茨位于西部城市杜塞尔多夫的住处以及位于蒙塔鲍尔镇的父母家,希望找到一些能够解释卢比茨行为的。

      警方发言人马塞尔·菲比希27日说,调查人员在卢比茨位于杜塞尔多夫的公寓中查获“一些物品和纸张”,“每件物品都在接受检查,我们想看看这些东西能解释曾发生了什么”。

      检方发言人拉尔夫·赫伦布吕克在一份声明中说,警方在两处房屋时找到一些病假条和医疗档案,从多张被撕碎的病假条看,医生的休息日期包含24日即当天。赫伦布吕克说:“初步推断他(卢比茨)向公司和同事隐瞒病情。”

      赫伦布吕克说,警方没有发现遗言,也没有证明任何或教动机促使卢比茨“坠机”。之翼就此置评。

      民航部门一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官员披露,卢比茨在民航部门的档案上有一个标注,显示他需要接受“特定常规医疗检查”。他说,这类标注一般会写明当事人是身体还是上患病,但卢比茨的标注上没有写。

      瓦尔斯在接受法国采访时说,尽管尚不能排除造成飞机坠毁的任何可能性,但法国马赛检察官罗比内26日提供足够材料表明,是副驾驶员卢比茨“疯狂、不可理解和的行为”使飞机坠毁。

      法国总理府国务秘书让-玛丽·勒甘27日对说,这是一起犯为,可能是一场。副驾驶员为了还使另外149人和他一起丧命。

      另据外电27日援引法国警方报道,从客机坠毁现场已找到400到600块遗体残骸,无一遗体完整。

      随着之翼失事客机被曝副驾驶单独驾机、把机长锁在驾驶舱外,全球多家航空运营商26日急推措施,驾驶舱内必须时刻保持两人。如果其中一名飞行员需要上厕所,则由一名空乘人员临时进入驾驶舱代替,总之决不允许出现单独一人的情形。

      全球多家航空公司26日紧急出台措施,要求旗下客机在飞行途中必须时刻保持驾驶舱内有两人,包括英国易捷航空公司、挪威短程航空公司、冰岛航空公司、航空公司以及所有航空公司等。

      欧洲少数航空运营商先前已经驾驶舱内必须时刻保持两人,包括瑞安航空公司、航空公司、西班牙航空公司等。

      美国航空专家约翰·汉斯曼介绍,美国航空部门先前已经考虑到飞行员“失去行动能力、无法为同伴打开舱门”的情形,因此驾驶舱内必须保持两人。当一名飞行员因上厕所等原因离开驾驶舱时,便由一名空乘人员进入舱内暂时替代。

      欧洲空管部门尚未出台统一的硬性,因此眼下各家航空公司属于自愿执行。尽管如此,飞行员被尽量待在驾驶舱内,除必要情况外不宜擅自离开。

      航空运输联合会27日发表声明说,各航空公司与联邦交通部和联邦民航局达成一致,引入临时性新规“两人规则”,即一架客机驾驶舱内必须同时有两名授权人员。

      中国民航局26日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航空公司在飞行途中驾驶舱内必须保持两人或以上。要求各地区管理局及监管局严格检查各航空公司执行情况。

      中国民用航空局新闻发言人介绍,中国民航早已对航班飞行中的驾驶舱机组保持数量做出了不少于2人的,各航空公司已将该纳入《运行手册》,民航局也将此的执行情况纳入日常安全监管。

      “根据国内各家航空公司的运行手册,正副驾驶员有一个人要出去,会邀请乘务长进来,随时保障驾驶舱内同时有两个人在。这样的制度已经从马航MH370事件之后就在非常严格地执行。”中国航空安全研究所副所长舒平说。

      据了解,在我国,大部分航空公司都会采取“机长+副驾驶+观察员”的驾驶舱人员配备,观察员也是飞行员,全程都会在驾驶舱内。

      C919大型客机型号副总设计师周贵荣表示,“之翼坠机事件告诉我们,飞行员内部也有可能会出现问题,航空公司应该制定防范制度。”

      在飞行员的安全监管方面管控力度不一,但总体来说,隐患尚存。“目前国际上对飞行员的背景调查在招飞时就进行了,之后就不会再审查,但人的认识和背景情况是会随着时间而变化的。”舒平说,“而飞行员的背景调查究竟由谁来做在我国尚不明晰,是航空公司、门还是门?”

      一位大型航空公司的机长也向记者表示,飞行员在执照考试前会进行一次身份调查,之后虽会进行询问,但调查并不严格。至于背景调查的内容,这位机长表示不便透露。

      “在美国,整个信息网络十分完善,门会建立数控人员数据库,在我国恐怕并没有这样的身份背景数据库。”某民航安全专家表示,在,乘客可以通过航空公司网站查到航空公司对飞行员的要求、飞行员的飞行经验、可以驾驶哪种飞机、合作信誉如何、一旦出现风险的赔偿金额等等。未来,航空公司在机组人员的安全管控上必须加强力度。

      “国内曾经发生过多起机务人员事件,也曾经发生多起机务人员在起飞前恶意飞机设备的情形。”资深机长陈建国说,“所以对于凡是涉及直接飞行运行的机务人员以及外场勤务人员比如加油人员、装卸工人、配餐人员等等,其心理健康都应该得到关注,有条件的航空公司应该将这些人员纳入心理疾病的筛查和。”

      周贵荣则表示,这次之翼航班坠机事件带来的变革可能会更快地反映在管理层面,也就是重点关注如何预防因航空公司的管理漏洞造成的安全问题。例如为了避免联合劫机,正副机长不要固定搭配;长途飞行两套机组怎样实现无缝交接等等。

      “事实上,飞行员的心理健康问题必须要得到充分重视,尤其是执行长距离国际长途的飞行员,很容易出现疲劳和心理问题。今后,航空公司应该强化对飞行员的心理疏导,密切观察飞行员的心理异常。”周贵荣说。